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伞游诸天

伞游诸天

  • 《伞游诸天》由三九蝎倾心创作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银雷降下,造就一把奇异黑伞,持伞人李休于伞开伞合间穿梭诸天见识、参与、那有意思的一切。倚天屠龙中图谋押宝获取九阳神功,功夫之中巧得如来神掌,武至凡极。加勒比海盗中获得海神神力,神奇四侠中身受宇宙射线改...
  •  99万字
  • 380349 
  •   482
崇紫琼

吴微这一声暴喝却是惊得两人心中随之一紧。

张逢山心中机警,反应迅速至极,脚下手中架势转瞬就起,一边防着吴微有什么动作一边也转头向吴微看向的方向看去。

而百十步外的李休也是心神一紧,接着作势就要转身逃去,但幸亏他反应得快,没有暴露身形才免了一场杀身之祸。

认真小心看去,那人虽是冲着这边喊的,但细微方位却有些不对。

“莫非是诈?”

李休心中紧张到了极点,躲在青石竹丛后也侧头向他的左边看去。

透过竹子间隙,他还真的看到了十几步外有一团过腰高的杂草在晃动。

但不像张逢山二人有角度问题,李休看得很清楚,依稀能看到那团杂草的后边,哪有什么人影。

难道是什么小型动物撞进了杂草里在晃动挣扎?

心中疑惑一闪而过,李休开始紧张起别的事情来,心跳如击鼓,越来越快。

疑似有人在一边窥探他们的隐秘交易,那二人一定会过去查看那团杂草,就算没发现什么也要驻足四顾,这过程中他简直不能再显眼了。

要是他被发现,自己能否在两人手上逃走活命!该死的,自己的运气怎么如此糟糕!

张逢山眼神敏锐,很快也发现那团还在晃动的杂草,脸上焦急、惊疑之色一闪而过。

他比吴微还要紧张,他把镇派武功拿出来交换别家武功这事要是泄露出去让派里知道,他想死都会是一种奢望。

在经历过二十多年前谢逊那档子事之后,派内五老已经把七伤拳谱视为禁忌。

就连前一段时间自己的师父常敬之传给自己七伤拳谱说起谢逊时,那恨不得生啖其肉、敲骨吸髓的样子现在想起来都使他汗毛倒竖。

自己可不是谢逊,能凭借一身高强武功与身份使崆峒派束手无策打掉牙只能往肚子里吞。

那积攒了二十多年的怨气、愤怒要是皆发在自己身上,自己可就完了。

在吴微又喝问几声依旧无果后,心中大急的张逢山刚要迈步去查看。

吴微带着一丝猜想问道:“张兄,你说会不会是野兔之类的。”

“难说,我们还是去看……”

回答到一半,张逢山只感觉头顶上恶声袭来,来势汹汹。

“头顶有人!小心!”

张逢山比吴微先反应过来,本着要是有事吴微也会是一份助力赶紧出口提醒到。

吴微闻言脚下一动,同时手中利剑也是一抖,似饿虎扑食、毒蛇出洞。

咻!刷!

冷光闪过!一声闷哼,点点鲜血!

百十步外,额头薄汗未消的李休,有些怪异、惊诧的看着眼前画面。

竹林间一片空旷之地,清风刚过,还有片片竹叶在空中打转未落地。

吴微面带得色持剑斜指而立,剑上鲜血顺着剑锋滴落到地上。

不远处刚才还轻蔑凌人的张逢山此时却无力的瘫坐在地,胸前被利剑贯穿而过,伤口恐怖,血流如注。

两人中间的地上还插着一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绿弩箭。

张逢山面目狰狞、眼神阴厉的看着吴微,仿佛很不得将眼前之人扒皮抽骨。

他很清楚刚才是怎样一副情形,自己发觉恶声袭来,提醒吴微的同时他后退向上出掌拨挡。

但却万万没想到,吴微不但没有退后躲闪反而暴起迅进全力一剑偷袭于他。

张逢山刚挡开弩箭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还没来得及收掌就看到一点冷芒一闪而过、中之即退。

就算张逢山在其抽身时,怒极出手打中了他一掌,但那不过是仓皇之功,要不了命。

面对张逢山眼神,吴微却是坦然视之,他早已发现张逢山眼底那遮掩不住的慌乱、甚至惊惧,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

刚才的一剑是由他刺出,张逢山的伤势到底怎样吴微再清楚不过,虽没有伤到心脏但也绝没了一战之力。

“这场交易明明是你大占便宜,可我是实在没想到吴微你居然贪婪龌龊到了这个地步。”

张逢山愤恨之言字字如同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此时自付掌握局面的吴微却是不复刚才容易被激怒的蠢样,反而放肆大笑。

“那又怎样!张逢山,七伤拳谱我想要,泼雨剑法我也不给,此时的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我知道你是在激我过去好拼死一击企图与我同归于尽,可我就是不过去,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你!……”

此言一出,张逢山气得嘴里又喷出一口鲜血,眼里的光泽都不由得暗了暗。

吴微得意之余极尽落井下石之所能。

“大派弟子?不过如此而已!”

“张逢山,我知道你对我这种野路子心里不知有多鄙夷,可讽刺的是刚才为我创造出一击机会的正是我早年走镖时学到的难登大雅之堂的小机关而已。”

“此前你来时我一拱手你都是眼神一缩,互检秘籍时我先看完后每一次手上的不经意动作你都会眼神往这边瞟。”

“第一个机关发动时,我大喝拔剑假装有人你第一时间边警惕我边向那边看去。此后第二个机关发动弩箭射向你,你也是先观察我有没有合攻之意,之后发现我好似都没有发觉攻击才出言提醒我。”

吴微一字一顿:“我不得不说,张逢山我杀你杀得好辛苦啊!”

“但你此时不是已经几近成功了吗?”

张逢山好似已失了神,喃呢道。

“不错,那就还请你此时上路!”

吴微觉得时间已差不多了,张逢山的大片衣襟都已被血染红,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好似完全失了血色,确已无还手之力。

他拿着剑慢慢向张逢山走去,一步一步,不算快的步伐带给张逢山莫大的压力,吴微享受着张逢山的脸上蔓延布满的恐慌与绝望。

但异变突生,吴微还没走出几步却觉得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吴微还以为是先前中得那掌受得内伤这时发作,也没放在心上,接着向前走去。

但依旧没几步,吴微越发越觉得脑袋发昏,手脚无力不受控制。

晃了晃脑袋再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瘫倒在地,拼劲全力却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侧压在地,吴微面目沾满尘土,口水逐渐顺着已没有力气合上的嘴角流出,狼狈之极。

一抬眼却发现先前还满脸惊惧的张逢山正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先前站俯看来的无力瘫坐此时躺仰看去却更像是颇具嘲讽意味的箕坐,吴微心里苦涩、惊恐之极。

形势转瞬间互换,此时占据极大的优势已变成刚才还束手待宰的张逢山。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心里有问却也无可奈何,现在吴微连最简单的说话都没有力气。

吴微沉寂下去,张逢山却虚弱的开了口:“惧怕我拼死一击,所以说些不知所谓的等我气弱力尽,而你殊不知我也同样是在拖延时间。”

嘴里说着的同时,张逢山也开始尝试站起来。

迎着吴微惊恐疑惑的眼神,张逢山嗤笑一声接着说道:“不要多想,中了我一记阴阳磨的阳掌,未与阴掌劲力相和其实没多大伤害。”

“你现在这幅样子,主要和你早早揣在怀里的那本七伤拳经有关。”

说完这话,张逢山也费力的佝偻着站了起来。

侧面贴地的吴微好像想到了什么,剧烈的呼吸吹起一团土尘。

“不要这么激动,我用七伤**换你的泼雨剑法这件事要是万一让派里的几个老家伙知道我可活不了。”

说道这里张逢山顿了一下,抬了一下脖眼神阴冷的看着吴微接着说道。

“……所以你活着我总是有些不放心。”

“听心花花汁你这种野路子可能没有听说过,其实很鸡肋的一种药物。虽能致人麻痹,全身无法动弹只能静静躺在那里听自己的心跳,但却服用无效,必须见血随伤处进入人体才会发生效用。”

“致人昏迷无法动弹这方面有迷香、蒙汗药等等都要比它来得方便,见血生效这方面多得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所以才说它很鸡肋。”

“你的泼雨剑法剑招大开大合却又迅疾爆裂,这对虎口手掌是极大的负担。上次见你时虎口还有旧伤未好,应是不久才有过一次硬战。”

“所以我把听心花花汁涂抹在拳谱的每一处,还特意将拳谱卷折,料想你为了方便一定会将其反卷……”

“该死的!要不是怕剑法有假我就用见血封喉、马上暴毙的毒药了!

“要不然现在也不会……”

说到这张逢山顿住了,不再言语,继而嘴角生硬的扯出几丝嘲讽。

他也不知是在嘲讽此时重伤濒死的自己,还是在嘲讽不远处无法动弹着了他道的吴微。

先前料想计划得很好,结果事情却都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

踉踉跄跄又是几步,捡起了吴微无力时摔落的剑,张逢山拖着步拄着剑向吴微挪去。

“近了!近了!”

两个人心里同时念着,一个杀意越来越足,一个越来越恐惧。

终于,张逢山脚步拖起的土尘已临到了吴微的脸上。

张逢山原本已因失血过多苍白的脸上又涌上一丝红光,眼神也亮了亮恢复了些许阴厉,他双手颤抖抓着剑柄费力的举起了剑。

吴微知道此时张逢山体内生机已近绝尽,此时只是心里愤恨不甘想杀了他的念头在吊着,等这口劲力一过张逢山会立马暴毙。

关键是他不太可能活过张逢山的这口劲了,吴微不甘愤怒的瞪着眼睛。

利剑高举,剑锋上还沾着些许干涸的张逢山的血,剑尖却直指吴微的咽喉处。

“去死吧!”声音虽低却充满杀意。

“啪!”“叮!”

身体摔倒,利剑落地磕到沙石上。

后腰有着一处清晰鞋印的张逢山费力的转身,颤抖的伸出满是练武留下老茧的手,指着一个站姿松垮、穿着怪异的短发青年。

眼神很是复杂,半分惊讶、半分疑惑、九分的愤怒!

“你!……”

青年摆手开腔:“别激动,气大伤身!”

“啪。”

脑袋一歪,手落下,江湖一代俊杰张逢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目录

《伞游诸天》李休大结局精彩试读 第十八章 疑问与稀缺人才 2021-04-15

《伞游诸天》李休大结局在线试读 第十七章 逃、伤、谎 2021-04-15

《伞游诸天》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第五章 心里数问 2021-04-15

《伞游诸天》完结版免费试读 第六章 张三丰!胖子! 2021-04-15